• slider image
  • slider image
  • slider image
:::

 

日據時代,在花蓮縣最早設立的學校是花蓮市明禮國民學校,然後是太巴塱部落,創校時稱番人國民學校。

當時有的人想讀書,有的人不想讀書,不想讀書的原因是因為家裡没有多餘的人手下田耕種及放牛,所以没有人肯自動上學,因此來學校的没幾個人,於是學校的老師及警察大人會到有學齡孩童的家中強迫他(她)們到學校,有許多人怕被抓去上課而紛紛躲起來。在當時有一名日本老師新派到太巴塱番人學校教書,為了歡迎這名老師,Karo˙Inih頭目召集部落的人舉辦misarakiyaw歡迎會迎接他的到來。

歡迎會在晚間由部落婦女跳舞舉行,晚會進行到很晚,日籍老師累了要休息,頭目就派人陪同回宿舍(現今陶藝教室)。不一會兒有人敲門,日籍老師不疑有他便起身開門,說時遲那時快,喀嚓一聲人頭隨即被砍落,目繫者描述當時見到一群人絛地不見蹤影。這時有人在喊叫,尚在歡迎會場的眾人便往喊叫的方向跑去探究竟,卻見地上有一具没有頭顱的屍體,當

場嚇儍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發生這起事件?耆老說應該是忌妒太巴塱部落的人,為了讓日本人對太巴塱部落產生誤會所為。就在大家驚嚇、慌亂而議論紛紛時,頭目請部落的兩位階層幹部Ka`ti˙Lo`oh及Mayaw˙Lo`oh(兩人為兄弟)先向日本警察官員報案並解釋此事非大巴塱部落人所為,隨後再帶領兩兄弟、部落青年及日本警察官員沿著血滴方向追查,血滴一路朝向荖溪方向再向上至cikasoan(七腳川)為止。為了要再確認,部落年青人及日本警察日夜監視、巡查此處動靜,直至確定後日本人就將cikasoan部落用電圍籬圍起來處理。因為這起事件,日本警察原本欲將Karo˙Inih頭目判死刑,經Ka`ti˙Lo`oh及Mayaw˙Lo`oh兩兄弟力陳才免除其死刑,日本人遂將頭目的職位改由兩兄弟擔任。

     事件過後,日本人在太巴塱國小的校園內立碑來紀念方來即慘遭殺害的日籍老師,日後,校園建築不斷改建而將當時的紀念碑處蓋了廚房,紀念碑至此隨著物換星移而被移除、遺忘……。(有此一說認為那名日籍老師根本尚來不及開始任教即被殺害,所以移除紀念碑)

                   (故事由太巴塱耆老萬文忠先生口述)

  

                   

  

                   

:::
會員登錄
OPENID 登入